还差285个小心心。


沉迷冷cp
吃各种水仙/油炸玫瑰/法扎萨莫/sd/盾冬/叉冬叉

主要产出兰博基尼cp

一个小甜饼。


一个可能,非常,OOC的,小甜饼。

 我不知道我写了什么,我不听。

源自我听的一个睡前故事的改编。


 

正如同所有故事的开篇一样。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小黑蛇被猎人追赶,意外地闯入了一片未知的森林之中,迷失了方向,好在森林中有很多的食物,足够他生存下去。

小蛇吃饱了,就钻进落叶堆底下缩成一团打瞌睡,或者爬上高高的树枝眺望远处的风景,可他看到的永远都是繁密茂盛的枝叶。

直到有一天,盘踞在树枝上发呆的时候,小蛇听到了干枯的落叶被踩碎的声音。把自己掩藏在树叶的阴影之下,小蛇谨慎地探出小脑袋看向树下,进入视线的生物却让他看得有些呆滞了。在自己从前生活的那片森林,从来没有这样的一只鹿,皮毛都是纯白色的,在光线的映射之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头顶的鹿角宛如是自然生长的古树一般,每一个分叉蜿蜒曲折,张扬却又不显得咄咄逼人。


在阳光下的白鹿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抬头直直地望向小蛇所在的那根树枝。小蛇被吓得一个不稳从树枝上掉了下去,还好树下厚厚的落叶抵消了大部分的冲击,只是让小蛇摔得有些发晕。白鹿对于这个从树下掉下来的小家伙倒是很好奇,低下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条通体漆黑的小黑蛇。

清醒过来的小蛇试探着吐出小小的信子碰了碰低下头的白鹿,白鹿也没有拒绝小蛇的触碰,只是抬了抬蹄子让小蛇顺着自己的腿上来爬到背上,就这么带着小蛇走向了森林深处。

蜷缩在白鹿背上柔软的绒毛中的小蛇,被身下的热度暖得有些懒洋洋的,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落日的光辉撒满了林间的草地,白鹿身上仿佛是被蜜糖色的阳光镀上了一层浅淡的金色。

小蛇看到周围的树枝上站着许多浅灰色的小鸟,还有几只抱着松果的松鼠,可他们好像都不太敢靠近白鹿。小蛇看着端坐在地面上的白鹿,熟练地爬到了对方背上,又一路向上窜到了白鹿头顶,用自己小小的尾巴尖逗弄着看似十分威严的白鹿。

小黑蛇的举动立刻让林变得有些嘈杂,没多久就跑来了更多的小动物,缩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偷偷观察着鹿和蛇。

白鹿被小蛇的尾巴弄得有些痒痒的,忍不住甩了甩头,却把玩得正欢的小蛇甩了下来。白鹿有些慌张地伸长脖子去看小蛇的状况,可玩心正盛的小蛇不仅没有在意自己被甩了下来,还冲他吐着舌头,似乎是在表达对于白鹿的抱怨。

白鹿轻轻碰了碰小蛇的头顶表达自己的歉意,小蛇甩了甩尾巴毫不在意地又爬到了白鹿头顶上,把自己挂在枝杈交错的鹿角上。


白鹿默许了小蛇的行为。毕竟在这片森林中,没有什么生物敢如此亲近自己。白鹿守护着这片森林和林中的其他生灵,也许是因为长年的孤寂和肃杀,其他的动物尊敬自己,却只是远远的观望。只有这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黑蛇,好像是完全不害怕自己一样,还敢爬到自己头顶呆着。

 

缩在一旁看了好久的小动物,也像是被鼓舞了一样,虽然不像小蛇那样大胆,但也有几只松鼠抱着一顶用树枝和藤条编制而成的王冠跑了过来。为首的大只一点的松鼠,举高了手中小巧精致的王冠,白鹿低下头让小松鼠替自己戴上了王冠,羽毛上点缀着斑点的灰雀叼来几颗成熟的莓果,装饰在王冠之上。

虽然那个王冠很漂亮,可白鹿还是喜欢小蛇盘踞在他头顶。

每天,当第一缕晨光唤醒了沉睡的森林,白鹿便会醒来,看着蜷缩在自己身边还昏睡着的小蛇,直到雀鸟的鸣唱把贪睡的小家伙吵醒,便带上小蛇,走过森林的每一片土地。

带着小蛇看过了冬雪初融后,潺潺流淌的小溪,当暖风吹走了寒冬的最后一片雪花,溪边会长起嫩绿色的草叶。待到夏日灼热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投射在地面上,草叶也转成了翠绿,就像是小蛇的眸色。当落叶又一次飘落,天空澄净高远,小蛇很喜欢这个季节的天空,因为很像白鹿的眼睛,纯净却又带着几分萧瑟,还有一丝温暖。

 


阳光日复一日地播撒着光热,随着时光的流逝,小蛇也逐渐成长,再也不能像一开始那样,待在鹿角上。白鹿并不介意,因为黑蛇还是会陪着他走过每一寸早已熟悉的领地。但是有一天,白鹿醒来之后,身边却没了黑蛇的影子。

谁也不知道那条黑蛇去了哪里,白鹿找了黑蛇很久,可谁都没再见过那条蛇。也许他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园。白鹿这么安慰着自己,度过了一天又一天没有陪伴的日子。

小蛇没有告诉白鹿,自己不像他一样,长大了,就会开始慢慢衰老最终死去。黑蛇从旅行的雁群那里听说,在另一片森林中有一位伟大的魔法师,可以满足别人许下的愿望,交换条件就是你要给他讲一个,你自己的故事。但是谁也不知道那位魔法师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黑蛇不想白鹿担心,就在那天夜里悄悄地溜走,去寻找那位传说中的魔法师。

 


不知道又看过了几次落叶,白鹿总要站在当初相遇的地方待上很久。忽然一阵窸窣,从落叶下面钻出了一只小黑蛇,虽然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和吐着蛇信得意的样子,白鹿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小黑蛇。

黑蛇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了那位魔法师。魔法把长大的黑蛇又重新变回了小蛇的样子,并且会一直保持下去。小蛇不会再长大,也就不会再衰老死亡。但是变小了,回程的路途就显得有些艰难,多花了一倍的时间,小蛇才又回到了白鹿所在的森林。

 

就像每个故事的结尾,从此白鹿和小黑蛇幸福的生活在那片森林里。

 

 


 

 

洛基: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暗示什么。

瑟兰迪尔:咳...。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28 )

© 约顿海姆小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