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285个小心心。


沉迷冷cp
吃各种水仙/油炸玫瑰/法扎萨莫/sd/盾冬/叉冬叉

主要产出兰博基尼cp

[基三同人][白色情人节小短篇贺文][藏秀/BL向]

提前发一波。


二少x秀爷

叶云澜x慕清


七秀,水月坊。

一抹淡粉色的身影在舞台中央袖舞蹁跹,衣袂飘摇。脚踝处一串银质的铃铛随着舞步晃动,在轻风中发出阵阵清脆的铃音。

只是略显生涩的动作,重复了很多遍却还是不能完整地顺下来,覆着一层薄汗的精致面容此时也显得有几分丧气,把手中的扇子丢在地上撒气似的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在一旁偷看了全程的藏剑。

专注于练舞的少年听见那声嗤笑,气恼地拾起地上的扇子合拢敲在对方头顶上,转头冲着无人的方向翻了个白眼,撩开粘在颈侧的发丝,“隔三差五的就跑来秀坊,你们山庄当真是养了一群闲人。”

刚见面就被一顿抢白的叶云澜倒也不气,笑嘻嘻地从背后拿出一串糖葫芦递到慕清嘴边,“我见你在练舞,就没出声。”咬着糖葫芦的少年不似刚刚起舞时那般清冷,鼓鼓的腮帮一动一动的像极了脚边抱着胡萝卜啃的傻兔子,当然,这种想法叶云澜是肯定不敢说出来的。

“你还没满十六,你那位师父和师姐们都不肯放你跟我走。不然我还天天跑来秀坊做什么,每次一来身上带的好东西全被那群姑娘给搜罗走了,就剩这串糖葫芦了。”

“……我又没要你来。”慕清把那串酸酸甜甜的糖葫芦解决掉,低头看着地面用脚踢着石头子儿,半天才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上次自己领师命出了趟远门,因为在路上耽搁了几天回来晚了,船刚到码头就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气急败坏的慕清差点捅了个对穿,事后自己还要把人给哄高兴了才算无事。面对谁都一副游刃有余的阔绰公子,唯独在慕清面前总要败下阵来,“是,我这不是闲的嘛。”

 

正为难着要说什么才好的慕清,余光瞟见自家师姐拐着两个小师妹,躲在角落里正盯着自己这边,还时不时小声嘀咕着些什么,白嫩的脸颊瞬间漫上一层红晕,抱起脚边圆滚滚的兔子就往别处跑。

叶云澜在听到不远处那一阵笑声之后,明白了为什么慕清突然就红着脸跑了。现在的姑娘啊,一个比一个难缠,摇头叹了口气,吹声口哨招来自己的白马,翻身跨上马背去追自家那个害羞了的小东西。

慕清抱着那只毛球也没跑多远,叶云澜在瘦西湖湖畔,坐在马背上俯身一把捞起还红着脸的慕清按进自己怀里,拉了拉缰绳让马匹的速度放缓下来,载着两个人在湖边悠闲地晃悠。同样都是两把剑,但是常年扛着重剑的叶云澜自然要比慕清力气大得多,没费什么劲就把挣扎的小动作给镇压了下去。

 

“其实……你来找我,我挺开心的。”慕清揉着怀里的毛球,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可在叶云澜听来,却是比蜜还甜,谁说自家小东西不贴心的,明明就可爱到不行。抑制不住的笑意转化成了一声轻笑,叶云澜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脸红得快要熟透了的清秀少年,凑在他耳边低声,“我可算着日子呢,过了今年七夕,你就满十六了。”

被说话的热气弄得耳朵发痒的慕清忍不住别过头躲开,可在对方怀里这么点空间也躲不到哪去,“我自己的年纪,我当然记得。”

“满了十六,你可就再没有借口不跟我走了。”骨节分明的手掌扣住少年纤细的手指交错纠缠,僵硬了片刻,慕清也握住了对方的手,因为紧张而有些发颤的声线却透露着坚定的意味。

“你要是敢欺负我,就让你尝尝双剑的滋味。”

“要是我惹你不高兴,你就罚我跪重剑,跪到你开心为止。”

“……呸。”



END



 @CC_Zh_ 咳,临时赶出来的小短文。

凑合看吧,过日子过的昏天黑地都忘记数日期了。


悄悄的比个心。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约顿海姆小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