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285个小心心。


沉迷冷cp
吃各种水仙/油炸玫瑰/法扎萨莫/sd/盾冬/叉冬叉

主要产出兰博基尼cp

情深不寿 [锤基][花吐症paro]上篇


花吐症,有个人私设,关于致死原因和后期病症。

现代兄弟设定,Loki领养。

有弟(Loki)控大姐出没。

有锤简剧情。


上篇。


在看过Thor那盘卖相可疑的菜品之后,为了避免两个人都被毒死或者饿死,Loki决定自己看食谱来学习做饭,填饱两个人的肚子。

可新手终归还是不够熟练,在切菜时遇到了意外。Loki很不幸地切到了手指,虽然伤口并不大,可还是流了不少血。在Thor的坚持下,还是放弃了做饭的想法,转而选择了昂贵又油腻的外卖来解决这一餐。

 

“咳咳咳….”一阵咳嗽打断了进餐的过程,看着Thor又要皱起的眉头,Loki摆摆手示意没事,放下了餐叉回房间休息,反正对于外卖他也没有什么胃口。

回到房中,Loki才放开捂住嘴巴的手,果不其然手掌掌心落这些残破的红色花瓣,看形状像是红花石蒜的花瓣。Loki也不明白这些花瓣为什么会出现,之前去医院的检查结果也毫无异常,只是他最近,咳嗽和胸闷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午后的阳光投过窗户投射在房间的地毯上,似乎是被这种暖洋洋的空气包裹着,Loki昏昏沉沉地睡去。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傍晚。没有了阳光的照耀,房间内显得有些阴冷,整个家里安静无声,让人觉得孤独得可怕。

Thor…应该出门了吧。找他的那个科学家女朋友?恐怕又会是在实验室外面等上几个小时,再去吃一顿不怎么样的夜宵。自己的哥哥怎么总是乐此不疲,这种也算得上是约会吗?换了自己恐怕早就走人了。

草草地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打开电视,把频道翻了一个遍,最终停在一个无聊的电视节目那里,Loki也不关心节目里到底讲了什么,只是单纯地坐在客厅里发呆,翠绿色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散不开的阴霾。

 

再一次见到Thor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他整个脸上都挂着…呃,傻得不行的笑容。实在受不了这种傻笑暴击的Loki终于忍不住吐槽,“到底发生什么了Thor,今天从看到你的第一眼,你脸上就是那副好像中了大奖的傻笑。我快吐了。”

“嘿嘿,和中奖差不多吧。”稍微收敛了一点笑容,虽然还是蠢呼呼的样子,但让Loki感觉好多了,至少可以直视那张脸了。“昨晚我跟Jane求婚了,虽然过程有点窘迫…不过她同意了!这可比中奖开心多了!”

Thor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喜悦却让Loki如坠冰窟,居然…这么快?自己还以为他们至少要恋爱个一两年才会结婚,没想到几个月就…已经要结婚了?

努力镇定下来,Loki强迫自己微笑着拍拍Thor的肩膀,说出祝福的话语,虽然说了什么自己也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Thor的表情大概是很开心的,所以自己大概应该没有说出什么奇怪的内容。

 

Hela虽然和自己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无论是性格和样貌都有几分相似。所以现在,即便是没有面对面,Hela也发觉了自己这个弟弟好像,有些不对劲。再三询问之下,Loki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屏幕对面的Hela思考了几分钟,给出了应允的答复,这一点点无害的要求她还是可以做到的。

关掉对话,Hela给助理之一发了封邮件就办妥了一切。接着开始关注起了最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人群中的,一种怪病。初期病人只是会咳出一些花瓣,很快又都消失在空气中,再到后来症状会逐渐加重,甚至会吐出整朵花,这种情况已经会对咽喉和口腔造成非常大的损伤。如果病症不能痊愈,最后患者会因为过多的花朵堵塞住咽喉,无法吞咽无法呼吸,最终在痛苦中死去,只会留下一朵和从口中吐出的,种类一样的花朵,但这最后的花朵却是不会枯萎也不会消失。目前实验室里,也只保存有那些不会凋谢的花朵。

只是从这些花上,也检查不出丝毫的异常,和自然生长的那些植物,并没有两样。如果能制造出治愈这种病症的药物,说不定公司的股价又会上涨不少了。那就从病人身上寻找病因?合上电脑,Hela决定亲自去一趟实验室。

 

结束和大姐的谈话,Loki忽然又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思绪回到了幼年时,那时候姐弟三人还都过得无忧无虑,直到有一天,刚刚成年的姐姐似乎是和父亲大吵了一架,从此之后Thor和Loki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父亲也不许他们去打听Hela的消息。当时还小的Loki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去反抗严厉的奥丁。只有Thor一直陪着他,把他抱在怀里安慰着哭个不停的他。

等兄弟两人长大一些,Loki发觉父亲并不很在意自己取得的成绩。明明自己为了父亲的夸奖,对那些自己并不喜欢的课程也投入了十分的努力,可奥丁似乎只在意Thor。这样的发现让Loki忿忿不平,自己不也是父亲的孩子吗?为什么自己不能得到同样的对待。

直到母亲去世时,Loki才知道,自己并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是被收养的孤儿。突然被揭晓的真相几乎让Loki崩溃,他明白了为什么奥丁对他并不上心,家族里的其他亲戚对他也并不亲近。只因为自己是被领养的孩子。

而现在唯一对他视如己出的母亲也不在了。葬礼结束后,Loki把自己关在房间整整关了两天,不吃不喝,对着母亲的遗照沉默不语。直到Thor砸开他的房门,把他从半死不活的状态里解救出来。

“Loki,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我的弟弟,我的亲人。永远都是。”

可我不想做你的弟弟,我喜欢你。Loki默默地在心里说出这句话,接连的打击让他的生理和心理都脆弱到了极点,这个时候,还是Thor陪在他身边。

如果喜欢,就会笑;如果爱,就会心痛。

Loki看着手中自己刚刚又咳出的花瓣,直到那片花瓣消失,才露出一个自嘲的苦笑。如果不是爱,自己在听到Thor求婚成功的消息时,为什么会痛到快要窒息。

在实验室内阅读调查资料的Hela总觉得心底有些隐约的不安,不仅仅是因为这种让人异常痛苦的怪,还有Loki…半晌还是掏出手机给Loki发了一条讯息,虽然她知道这可能并没有多大用处。

“照顾好自己。另外小心一下最近出现的那个怪病,如果遇到有相似病症的人要立刻远离他。PS:向大姐多撒撒娇不好吗,你又不是只有Thor一个兄弟。”

收到讯息心情有些复杂的Loki看到素来严肃的大姐对自己似乎是区别对待的埋怨,纵然自己就是那个有相似病症的人,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活动手指回复了Hela:“亲爱的姐姐,我现在很好。另外,我大概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了。PS:说不定Thor才是被领养的那个,我只是关心他。”

 

不出意料的,Thor约会回来时心情并不高兴。刚刚订婚的女友很快就要出国,即便想要见面也并不困难,但是刚刚确定关系却要分别,的确是会让人不免有些郁闷了。Loki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十分体贴地询问兄长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和Jane吵架了。看到弟弟担忧的眼神,Thor摇摇头扯出一个微笑,“没有,我们很好。只是今天Jane突然跟我讲,有一家公司在亚洲的实验室可以为她提供研究所需的资金和仪器,你也知道的,Jane不想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当然她也不会放弃我们的感情。只是,我大概会很想念她。”

“这是件好事,哥哥你该为Jane高兴的。再说了,几个小时的飞行就能见到她,没什么值得忧愁的。”看来是Hela的安排已经成功了,终于赶走了多余的人,Loki的烦闷的心情终于得到了缓解,此刻的安慰更显得十分真诚。“还有我,Jane不在的时候,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哥哥。”

“哈哈,谢谢你,Loki。要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Loki的话语明显让Thor的心情好了不少,重新出现在脸上的笑容驱散了笼罩在彼此心头的阴霾。

“当然,我们是亲人。”也许此刻也只有亲人这一个身份,才能让自己陪在Thor身边。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08 )

© 约顿海姆小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