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285个小心心。


沉迷冷cp
吃各种水仙/油炸玫瑰/法扎萨莫/sd/盾冬/叉冬叉

主要产出兰博基尼cp

情深不寿 [锤基][花吐症paro]下篇

上篇戳这里


将满心欢喜飞去亚洲和未婚妻庆祝纪念日的Thor送去机场之后,Loki回到再次冷寂下来的家中。往日的欢声笑语似乎还留存于空气之中,但他知道,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除了困扰着他的咳嗽和诡异的花瓣。

 

Loki不是不清楚这种在人群中流行开来的疾病,只要他想了解,Hela完全可以提供给他一切相关的资料。但他隐隐觉得,也许知道得越少,就越不会痛苦和难堪。只是现在,他已经开始咳出一片片完整的花瓣了。

红花石蒜。一种奇特的植株,只有当花朵完全枯萎消失之后,叶片才会开始长出。有人认为它预示着老死不相往来,是诀别。在传说中,它又叫彼岸花,开在冥河河畔,是引领亡灵走向彼岸的花朵,终年不败。

真是莫大的讽刺不是吗。

如果Thor有一天发觉了自己的心思,恐怕会把自己看成是恶心的怪物,对兄弟产生不伦的感情的疯子。而这种病,也无药可医,自己最终也会因为这种病而死。

所幸这里没有别人,看不到自己泛红的眼眶。

 

回神过来又已是傍晚,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孤独感侵袭着瘦弱的身躯,几乎快要把整个人都吞没。Loki想起,昨天的傍晚,Thor还在的那个下午。

他们在厨房,大概是因为看了一个蠢得不行的电视节目,所以两个人打算自己按照节目里的步骤试着做布丁。结果从一开始就弄得非常糟糕,两个人完全买错了材料,不得不查了资料又列了清单,重新又去了一趟商场才买到需要的原料。

在制作的时候也是一团糟,两个人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的,不是洗盘子的时候脱手掉在地上弄得一地碎片,就是把水开得太大溅的到处都是。熬焦糖也差点熬成了一团焦炭。最后,两个人伴着一地的水渍共享了一盘带着苦味的,勉强还算完整的“焦”糖布丁。那是Loki这二十多年以来,吃过的最难吃的布丁。

 

或许也是最好吃的那个,那天的阳光像甜蜜的糖浆,云像麦芽糖。

他们像一对情侣。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如同那天的云丝一般消散得无影无踪。

 

接连的阴雨天。天空中郁结的阴云仿佛永远也不会有阳光透过,就如同笼罩在Thor和Loki两人心中的阴影。

谁又能想到,不过短短的几天,似乎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

在庆祝过纪念日后的第二天,Jane所在的实验室因为助理的操作失误而引发了事故,Jane为了抢救研究成果受到了波及导致重伤,在被送进医院三小时之后因为抢救无效死亡。Thor甚至没能赶上去见她最后一面。到达医院之后,早已经是天人两隔。

Loki再次见到Thor,是他带着简的骨灰盒遗物回国。没有顾得上悲伤,Thor就开始着手葬礼的相关事宜,看着他如此神伤,Loki的内心也是万分煎熬。你为了她而难过,可我却只能借着哀悼亡人的借口来为你落泪。

 

“Thor,回去吧。”Loki长时间举着伞的胳膊已经开始发酸,可Thor仿佛充耳不闻,只是直直地盯着墓碑上的名字出神。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变得更加阴沉,雨滴也逐渐开始密集地砸落在土壤之上。

“Loki,你先走吧,我想和Jane再呆一会。”低哑的嗓音饱含着浓重的哀伤,往日鲜亮的金发此刻也失去了光泽变得和天空一样黯淡。Loki本想再坚持着陪他,可喉头忽然泛上的一股腥甜却让他不得不快速地从Thor身边逃开。

在无人的角落,压抑许久的Loki剧烈地咳嗽起来,摊开的手掌中躺着一朵沾染着鲜血的红色花朵。植株很快就在空气中消失,淅沥的雨水带走了掌心的血迹,稀释的血水和地上的污水混杂在一起很快就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忍耐许久的一声呜咽中,眼角滑下一滴温热的液体,很快在风中变得冰凉刺骨。

 

Loki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撑过那段时间的。既要安慰着痛失恋人的Thor,又要尽力掩盖自己患病的事实不让Thor察觉。大概是Thor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所以也并没有注意到自家弟弟那一点的异样。Loki每天都按时吃着止咳的药物,安慰Thor不过是因为降温着凉导致的感冒。

或许爱情这东西,就和绝症一样,无药可医。

伴随着Thor情绪逐渐的好转,Loki身上的病痛却越来越严重。咳出花朵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连喝水简单的吞咽也让咽喉痛苦不堪。终于,Loki还是联系了Hela,和她讲述了隐瞒的一切。

Loki临走之前,联系了Thor的几个好友拜托他们有空多照顾一下哥哥。可他只对Thor说,自己是去散散心,很快就会回来,可却像是搬家一样几乎带走了所有的东西。

终于见到Loki的Hela忍不住红了眼眶,她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是不会向自己寻求帮助的。可是,她也无能为力。她自从知道了一切,就几乎不眠不休地去寻找能够治愈这种病症的方法,但都是徒劳。她没办法找到治愈的药物,也没办法,让Thor爱上Loki。

Hela竭尽所能地让Loki最后的那一段时光过得不那么痛苦,但药物也只能是减轻身体上的痛苦,他心里的痛苦,只能靠时间化解,可偏偏Loki已经没有时间了。

当仪器上的那条波纹最终变成了一条直线时,病床上的人仿佛是终于解脱了一样,脸上挂着安详的笑容闭上眼睛沉沉睡去。只是他永远不会苏醒。

 

 

很久都没联络到Loki的Thor终于发觉似乎是出了什么事,可他发现自己似乎完全不了解成年后Loki的生活。他的朋友是谁,他平时喜欢去什么地方,他去了哪里,一概不知。Thor忽然产生了想要重新了解一次Loki的想法,他从Loki仅剩的那些书籍和笔记中,一点点地去思考揣测。

当Thor顺着那些细微的线索最终找到自家长姐Hale,已经是一年过后了。其实整个过程原本并不复杂,只是Hela有意隐瞒遮掩Loki的死讯。

Hela恍惚间总会想起那天的葬礼。

风是暖的,还带着些淡淡的蔷薇花香。只有她和助手参加了葬礼,那是一个很安静的小墓园。在郊外的一片林地之中,伴着几声鸟鸣,一铲一铲的泥土洒在黑色的棺木之上,最终完全掩盖了一切,埋葬掉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

最后留下的,只有一株没有消散的红色石蒜花。被Hela保存在了一个真空的玻璃罐中,而此刻,这株带走Loki生命的植株,就放在Thor面前。

Thor想要带走它,就想当初他带走Jane的遗物一样。用着波澜不惊的语调讲述完整个故事的Hela却忽然撕破了那副伪装得完美无缺的面具。

“Thor,我的弟弟。”好像抱着一件珍贵的文物一样抱着玻璃罐子的Hela,脸上半是讥讽半是愠怒的冷笑,“你不亏欠他什么,人已经死了,你不需要再用那副深情的样子来怀念他。”

Thor明白Hela在陪伴Loki走到最后的那种心情,可他不懂,为什么长姐不肯让他带走Loki仅存的这一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

“我明白的太晚,我想,我是爱他的。”沉默良久的低语,不知是在祈求谁的原谅或是安心。

“爱与不爱,都已经无关紧要了。Loki,他听不到了。”Hela不带丝毫怜悯的话语宛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击溃了Thor长久以来的坚持。

如果再早一些……可这世上没有如果,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我能不能,去看看他葬在了哪里。”

“我不希望你去打扰他,Thor,如果他想你来,也不会不告诉你自己去了哪里。”Hela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悲伤得无法自已的弟弟,她曾经怨过Thor为什么没能早点察觉Loki对他的感情,可现在看来,她的两个弟弟,都是可怜人。只能怪命运作弄。

“Thor,忘了他吧,找一个好姑娘过完你剩下的人生。别再辜负她。”

 

Hela最终还是没有留下那棵植株,将它连同容器一起丢进了深海之中。

微腥的海风拂过面颊,低低的风声仿佛是人鱼在哭泣。海平面上透射出的一缕晨光驱散了周身环绕的冷寂,像是希望,又像是新生。




End



部分情节源自于个人经历。

这篇文拖延了很久,现在也算是补上了。以后大概不怎么会产出锤基了,可能会有兄弟亲情向。



评论 ( 7 )
热度 ( 152 )

© 约顿海姆小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