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285个小心心。


沉迷冷cp
吃各种水仙/油炸玫瑰/法扎萨莫/sd/盾冬/叉冬叉

主要产出兰博基尼cp

【兰博基尼CP】众生皆苦,我来发糖。


照例的傻白甜ooc甜饼。


[ThranduilxLoki]




“我对你没抱幻想,我一直都知道你狡诈,邪恶,轻佻,充满欲望和贪婪。然而我爱你。”

 

自从意外进入密林到后来被卫队发现带至密林之主面前,Loki一直处于不怎么顺心的状态。约莫是因为Thranduil意外友好地对待不速之客的方式,抛开那几步路的距离差不多能算作是与国王相邻而居。要知道在神域,即便是神后的寝殿也相距神王的卧房甚远,为了那点可笑的排面?Loki猜大概是,刻意拉远的距离彰显着地位尊贵不可侵犯,虽然本质上很可笑。

说回不顺心的原因大约是太过于顺心。

国王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臣民的行为举止,Odin一向对次子不怎么上心,连带着近身的侍卫对于王子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的尊敬。在密林却是另一番景象,卧房一切的布置都按照他的喜好来安排,装点空白的精致手工艺品,偏向于自然的绿色系装潢,连端茶送水的侍女也会轻手轻脚地进入房间不打扰Loki阅读诗歌手稿的闲暇时光。

偶尔走出房间在宫殿中游走,也不会有人管束,只是提醒着异族的小王子密林中充满危险不适宜外出。未免贴心到让人手足无措。

 

只是态度是一回事,行为却又是另一回事。Loki无数次地在心里问候那位揪着他不放的精灵王,除非处理紧要事务脱不开身,每天下午雷打不动地邀请他谈话。老谋深算的君主和向来不知收敛的邪神,唇枪舌剑,针锋相对,每次都让偷听的管家与侍卫惊得一身冷汗。

每次送走窝火或者得意的邪神,Thranduil都不由得长叹一口气。话到嘴边,碍于身份与还不相熟的关系,便又转成了别的意思。银舌头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字字句句直戳要害,预想中的畅谈毫不意外地又成了一场不死不休的争执,虽然可能也没那么严重,毕竟小王子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接受邀请。

为什么接受邀请?因为Loki对Thranduil也生出了不少好感,他给他了应有的尊重,两个人在争吵之余偶尔也会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聊天,上到治国策略,下到鸡毛蒜皮的小事,年长者总是能完美地接住他的话题并给予十分有趣的回应。这在神域是从来没有的,神族崇尚武力,自然不会有人和小王子有太多共同话题。神后也不过是将爱与包容压抑在礼仪与约束之中。当然也不总是和谐,精灵王对于邪神脑子里某些阴暗的想法总是不太喜欢,不过这一点分歧往往会被带过,Thranduil知道,那不是他的本性,只是环境的影响之下才催生出那些阴暗。

 

“谎言与诡计之神,众人畏惧的邪神。从来不是空穴来风,尊敬的精灵王。”锋利的匕首抵在君主的脖颈处,幽绿的双眸此刻如同毒蛇一般紧紧盯着手下的猎物,仿佛下一秒就要露出尖利的毒牙。

“我对你没抱幻想,我一直都知道你狡诈,邪恶,轻佻,充满欲望和贪婪。然而我爱你。”气定神闲的国王丝毫不惧近在咫尺的刀锋,只是庆幸好在没让大惊小怪的卫兵看见这弑君夺位的一幕。憋在心底不知道多久的爱语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吐露。封冻在冰蓝下的溪流在这一刻终于消解了冰层,伴随着压抑许久的爱意奔流而出。

饶是能言善辩的银舌头也有了片刻的呆滞,丢了匕首揪着衣领完全没了往日总是冷漠又优雅的样子,“你疯了吧,Thranduil,对着一个要杀了你的人说爱?”

心底小小地惋惜了一下未来的伴侣的暴脾气,手下一点也没留情地一把把人拽进怀里,修长臂膀将张牙舞爪的邪神牢牢地锁在怀里。“如果爱上你就算是疯狂,那么想与你共度余生是不是要算作是异想天开?”

回应Thranduil的是一个深入缠绵的湿吻,如果忽略掉被咬破的嘴唇。“是堕落。造物主的宠儿,邪神把你拉下了神坛。”

“甘之如饴。”



-END-


有莫有后续剧情看心情和梗。



评论 ( 9 )
热度 ( 66 )

© 约顿海姆小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