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285个小心心。


沉迷冷cp
吃各种水仙/油炸玫瑰/法扎萨莫/sd/盾冬/叉冬叉

主要产出兰博基尼cp

【兰博基尼cp】诸神黄昏(标题暂定)第一部分

北欧神话设定和漫威中土混搭。

私设成堆。

涉及人物:

Freyr:弗雷。北欧神话中丰饶之神,司掌播种、收成、牧养和繁殖。美丽的仙国亚尔夫海姆的国王。

Freya:芙蕾雅。北欧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生育之神,也是女战神和魔法之神。尼奥尔德和那瑟斯的女儿,弗雷的妹妹。

Odin:奥丁。北欧神话中的主神,阿萨神族的众神之王。

Baldr:巴德尔。北欧神话中的光明之神。

Heimdallr:海姆达尔。北欧神话中彩虹桥的守护之神,负责看守彩虹桥,拥有感知万物的海姆达尔之眼。

Loki:洛基。神域王子,邪神。

Thranduil:瑟兰迪尔。密林精灵王。

另外。感谢太太友情赞助楔子部分,放出内容是我的修改版。

0.楔子

"寒冷与黑暗立于此地,荒凉与死亡相庆,众神携繁星陨落,罪恶的乌云集聚,命运的纺锤掉下,丝线扯断又被重新接起,我们立于此地,唱颂白天与英灵,夜莺飞走,预言与诅咒接踵而至,永不停息。"

低低的吟诵声响起。

 

这是最后的纪念。

 

"至少我们还有希望,愿火焰永生永世的灼烧在罪人的颅顶,而我们终会拥有光明与热。"幸存的女神跪下双膝,微微张开双唇,干涸的唇纹虔诚的印上雪白的土地,瓦砾一样焦枯又坚硬的雪块上现出两片暗红的血弧。

这不仅仅是笼罩阿斯加德数月的雪,这是无数英灵和着泪水,血液与骨灰捏成,对光明与灿烂可行的唯一祭奠与怀念,那就是他们自己。

 

“卢恩符文书写的历史注定沦落为苏尔特尔魔炎的燃料,追随光明一同死去的世界之树再也无法回应任何神族垂死的祈祷。”

“我为杀死希望而来。”

 

女神垂下眉眼,平静的望着她身体内最后一点儿血液自唇上刻在了她此生挚爱的土地,

"你的时间到了。"灌注了魔法的冰霜渗入血脉,迅速冻结住心脏让它再也不能跳动。女神知道这是最慈悲的方式,她终于得以体面而毫无痛苦的结束这一生。

她躺下来,无神的双眼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准确聚焦点,天空那么黑,这世界上唯一的色彩难道只有这了无生机的白了吗?

她合拢双臂躺在冻得坚硬的土地上,来吧,雪就是她的面纱,她的灵魂里全部的光与热将会变成无数个斑斓灿烂的光点,暂时的映亮这一方巴掌大的天地,她最终还是可以像一个真正的神那样离开她的故里。

白色的雪铺天盖地的将她的身躯捂严,在被寒冷侵袭的最后的刹那,她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之前,她的故乡,那个被轻视和嘲笑的小王子。

 

她的故乡总是金辉灿烂,她穷尽毕生所学也无法尽述阿斯加德的美丽。阿斯加德像一个梦,一个最瑰丽的梦,九界的世界树扎根于金宫之下,整个阿斯加德都是世界树的福泽,好让这个国家集聚了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她从不知道寒冷,诡计,黑暗与丑恶,这世上没有这些词语。

直到她从女伴的口中知道了小王子的名字。

“Loki.”

他是一切的开始,一切的源头,他双眼中的翠色像极了世界树下寂寂的落叶,他皮肤上古老而诡秘的花纹则更是个不宣之密,他的皮相美好到无可挑剔,可底下的暗流汹涌却从来无人知晓。

“Loki.”

“God of mischief.”

她想起他,在芬布尔之冬到来的那一天,伫立于阶前,金盔上锋利而弯曲的双角如同两柄出鞘的长刀,他穿着金绿相间的异国皮甲,座下是魁梧凶狠的巨狼,他的身侧立着传闻中亚尔夫海姆的新王,他的眸底积着沉沉几片云,目光里却是霜雪同落,寒意凛冽。

他甚至不愿施舍她一个眼神,正如众神之父不愿施舍一份公正。

这是她唯一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这位小王子,他好像吝于微笑,又很难触碰,他像一团雾,一团烟云,一直盘旋在阿斯加德的阳光下,而直到那时她才惊觉。

他是一切本身。

她终于合上眼睛,躯体湮灭作一屑星尘。

 

-To be continued-

1. 芬布尔之冬*

 

异界的战事以邪恶的覆灭画上句点。

魔君与末日熔岩一并燃烧殆尽化为烟尘,在新纪元的第一缕清风中归于无形。笼罩中土多年的阴霾终于散去,民众不再苟且于暗影的威胁之下,圣树又一次绽放出闪耀微光的花朵。

 

胜利的曙光背侧,是牺牲与鲜血奠基的王座。

亚尔夫海姆先王Freyr于死战中,竭力护卫臣民受龙焰烧灼而亡,尸骨无存。

Mirkwood君主Thranduil承先王嘱托,在华纳神族与精灵一族的协力支持下接管统治王权。自此,中土密林与亚尔夫海姆尽属Thranduil及其子嗣。

神域从战火初燃便已态度分明,迟迟不肯出兵驰援。战后,神王为安抚华纳神族及精灵族,也为纪念Freyr,特在金宫举行宴会七日以示缅怀,也为迎接新王与阿萨神族重修邦交。

华纳神族唯爱神Freya一人出席宴会,独坐于角落,一身素衣白纱与奢华热闹的酒会格格不入。她望向新王的眼神,遮蔽在轻纱后,意味不明,辨不出喜怒。微红的眼尾上挑,蒙上水雾的眼眸,哀愁的洗礼下,她比以往更加动人。

 

众人痴迷于沾染晶莹露水的娇嫩玫瑰,却遗忘了茎叶下暗藏的尖刺。

笔尖划过暗黄纸张落下,书写出纤细却有力的文字。

条文繁复的和平条约被举至半空向宾客展示,他们甚至不曾知晓任何一条契约的内容,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早已响彻云霄。

恢弘的战曲将哀歌换下,帷幕拉起,女仙们脚踝手腕缠绕的银铃和着节奏踏出悦耳清脆声音。战乱的沉痛他们不曾体会,很快就将之抛于脑后,香料与蜜酒的甘甜织就了一场欢宴的开场。

 

谁也没有注意到,爱神离场时,与亚尔夫海姆新王一瞬间的对视。

精灵王额间点缀王冠其上的白宝石映出浅淡的微光,比日光更加柔和,比月色更加温暖。银灰色的长袍下高挑挺拔的身躯丝毫不逊于仙宫最英勇的战士,精致犹如神赐的容颜让异性沉沦。他的注意力并未置于享乐,与此时此刻更加不相容的,是独自端坐桌前品尝酒浆黑发的神域王子。

Freya离去时,最后一个眼神便落在邪神这儿。

尊客的邀请让小王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之而来的还有疑惑与不信任的试探。交予杯盏时遮掩在袖口下悄然划过掌心的手指让一切不言而喻,掩藏在沉默中的笑意为蜜酒添上了一丝醉意。

双双提前退场离开宴会的两人,很快成为神域传出的流言的中心,新王一向偏爱黑发绿眸的美人,在神王背弃誓约后仍旧选择与之重修旧好,这其中所含足以让人深思,二王子Loki的存在,似乎解释了一切。

反观话题中心的两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波及。长廊下的并肩漫步,露台上的携手共赏星夜。神王Odin对此不闻不问,舍弃身世成疑,不得神族眷顾的皇子笼络新王,加之和平条约的签订,神域与九界的统治稳固,才是他送给雷霆之神继位的贺礼。

 

Thranduil注视着怀中思念已久的爱侣,相拥的温度透过布料一点一滴地渗透进Loki心中封存的冰霜,将它融化成一腔爱意。

庸人恋慕他的容颜,却惧怕谎言与邪恶,自然没有资格窥见邪神唯一真挚的爱。

Loki幼年时就已见过Thranduil,那时的他,青年意气风发,眸中冰蓝犹如璀璨星河的总和,世上任何一种文字都描绘不出那样的光彩。幼龄又瘦弱的他被兄长与他的伙伴们远远地抛下,孤零零地坐在窗边读着晦涩艰深的古老咒文,直到独属于精灵的那一抹白金色照亮了他眉间的阴云,教他读出了那条可以守护生灵的咒语。

当Loki知晓自诩英勇的阿萨神族按兵不动,不肯支援时,对爱人的担忧在一瞬间生发成了连绵不绝的恨意。他可以不在乎神王的偏袒与虚伪,可以不在乎根本不存在的平等,可以不在乎神族对他的恶意相加,但他不能不在乎他的精灵。

所幸,他施下的守护咒在最后一刻护佑了他的至爱周全。

 

Thranduil打开紧握的手掌,取出那株被摘下的弱小的槲寄生。

“你不必为了这场战役染上鲜血,而神族也不会怀疑一位王。”

 

彩虹桥的守护人,眼光敏锐深远的神祗Heimdallr为Asgard带来了噩耗。

光明神Baldr陨落。

蛰伏的黑暗从角落中四处流窜,日月光辉也难逃污秽。宴会戛然而止,众神为失落的神格与光明而哀叹,诗歌女神吟唱送别英灵的诗篇,晨露似的泪珠与最后一个音节同时坠落。

黑暗而漫长的冬季无情地摧残着孱弱的生灵。

太阳不再散发热力,火焰也将被冻结。战争的火星在狂风中复燃,秩序崩塌,人心也被寒冷冻结。暴力与混乱从尸体与血泪中滋生,冰雪与战争重构了整个世界。

 

爱神斜倚窗台,莹润十指拨弄过丝弦奏出一串并不连贯的乐声。眼波流转所及,是槲寄生被采摘留下的新鲜创口。

 

“那是结盟的宴会上奏响的精灵族的乐曲,庆祝新王继位。”

“他们从未为我的兄长哀悼,哪怕他死于英勇的战斗,女武神也没有迎接他前往英灵殿。”

“我,华纳神族之女,Freya,爱与美之神。以此为光明的死讯献上庆祝的贺曲。”

神族战士心中美艳的女神丢下琴弦,眼神毫不避讳的显示出刻骨寒凉,殷红唇瓣吐出的恶言与面容上扭曲的笑意,她俯身半跪向邪神致敬,密集的阴云在她姣好的面部投下一片阴影。花叶下的尖刺终于在此刻显露无疑。

“我与我的族人,选择归顺。”

*注:芬布尔之冬(Fimbulvetr),是北欧神话的重要事件,是漫长寒冷的严冬,会结束世上许多的生命,而且没有干预的夏天。这个冬季代表了诸神的黄昏的末日前兆,在诸神的黄昏之前发生。芬布尔之冬会连续三度冬季,分别是风之冬、剑之冬、狼之冬,在这段时间,冰雪从四面八方吹来,有数不清的战乱,兄弟之间将互相杀戮。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4 )
热度 ( 29 )

© 约顿海姆小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