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285个小心心。


沉迷冷cp
吃各种水仙/油炸玫瑰/法扎萨莫/sd/盾冬/叉冬叉

主要产出兰博基尼cp

【兰博基尼cp】诸神黄昏(标题暂定)第二部分


本章涉及人物:


Valkyrie:瓦尔基里。挪威和日耳曼神话中奥丁的侍女们,又称“寻找英灵者”。她们骑着马与“狂猎”一道出巡,为瓦尔哈拉殿堂(Valhalla)收集阵亡的武士。

Jormungand:耶梦加得。北欧神话中能环绕人世的巨大海蛇。

Hela:海拉。奥丁的头生子,北欧神话中的冥界女王,死亡女神。同时司掌衰老与疾病。

Fenrir:芬尼尔。北欧神话中恐怖的巨狼,有两儿子,哈提与斯库尔。它们俩一直分别追赶着装着太阳与月亮的马车,直到诸神的黄昏最终将其吞噬。

Ronan:罗南。指控者,克里人。

洛基:约顿海姆之王。以霜巨人形态示人。




2.尘世巨蟒,魔狼,死亡女神



永夜。


神族的光辉再也无法穿透厚重的云层,又或许是黑暗早已侵染瞳孔褫夺最后一线光亮。


黑幕下跃动的极光,那是Valkyrie纵马奔驰时铠甲闪耀的光芒,马背上承载着美丽的女神们为神王挑选的英灵,带领他们前往瓦尔哈拉宫,为即将降临的黄昏臻选能与神祗并肩作战的勇士。

 


冰封的海岸线,浪涛在冰冻的一瞬间,凝固成了奔腾翻涌的形状。羽毛般的雪片飘扬着从天际落下,赤足的冰霜巨人踏冰而来,严寒是他的铠甲,霜雪是利刃。

猩红眼眸中,雪藏千余年的恨意与曾被折损的高傲尽数回归,在诡谲的血色中酿出足以焚烧万物的恶意。


眼前这片不见底的深海,囚禁着黄昏的第一道阴霾。


巨蟒Jormungand自无尽深海中苏醒,锈蚀的枷锁再也困不住庞大的身躯,海沟深处传出连绵不绝恶毒的诅咒。他听闻咒印的呼唤,冲破几寸厚的冰层,蛇尾翻搅起滔天巨浪,近岸的浅滩尽数被海洋吞噬。

 

尘世早已因严冬而死寂,亲手弑杀血亲,被鲜血蒙蔽双眼苟且残生的人类,僵硬麻木的面庞,死死地盯着起伏的海平面,做不出表情的肌肉,无机质的混浊眼球反射着晦暗的天际。细密的雪片将曾经染红大地的鲜血尽数封存在冰下,也将腐烂恶臭的尸体划入土壤的归属。

 


阴森可怖的蛇眼对上以复仇为油烧灼的瞳孔,刺骨的寒凉让冷血的生物献出臣服,他低下头颅,扭曲的咒印自眼瞳浮现。沉默寡言的指控者以臂膀作为支点,扶起冰霜之主稳稳踏上巨蟒头顶。

高举战锤气流冲击呼啸出悠长的怪异噪声,那是进攻的号角。他是浩瀚宇宙,星辰更替下某个,或者多个轮回的主宰。

紫眸孤狼麾下残忍嗜血的魔怪摩拳擦掌渴望着肆意的杀戮,搭载星舰前往死亡的据点。


约顿海姆的无冕之王迎风而立,巨蟒自洋流汇入冥河。与眸色一般的河水浸透了亡灵的血泪,郁结成亘古难消的罪恶。

 


洞开的冥界大门,等候多时的女王向她最珍爱的幼弟献上了死亡女神的亲吻。

“借以掌管九界生灵死亡轮回的神明的祝祷,毁灭的阴霾永不降临汝身。”



出自光精灵之手编织的披风,光明神陨落时星云尘埃被铸造成用作固定的搭扣,巨人一族传自上古的符文刻印其上,巨大的魔法能量被封存在经纬之中。

约顿之王亲手为Hela罩上墨绿色披风,那一半腐朽如死人的身躯重新被饱满的血肉填满。

 

连同贴身战甲一同复原的身躯,冥界之主的口中只有神族原生的傲慢。

“奥丁的女武神从我手中夺去数不清的亡灵,可怜。英勇的战士白白死去,为了毫无希望的胜利。”

 

“我许你复仇。”

“向愚蠢的神族证明,谁才是名副其实的统治者。”

 


在魔狼与巨蟒的见证下,洛基领受了死亡的加冕。


灵魂深处残存的生命之火,淬炼出骨与血中最原始纯粹的恶,象征力量的宝石镶嵌于额前中心一点。挣脱命运桎梏的约顿之王,终于开始了他黄昏下的复仇。

指控者沉默不言,宝石同色的眼眸落在他的霜花,他冰雪中诞生的王。Ronan单膝跪地,身后数十万战士与霜巨人也向新王证明了忠诚与臣服。

冰霜巨人王手中结出透明冰晶长剑,剑尖在他左右肩轮流轻点而过,随即碎裂作一团细小冰粒烟尘,熠熠生辉。

 

洛基扶起誓死效忠的战士,微凉的唇在洗去黑色颜料的侧脸印下一个羽毛拂过似的轻吻。


嗜血的本性中残留的唯一一丝温存,便是他们彼此。


Ronan深知仇恨会将一个人的心智折磨成何种样貌,精致的皮囊之下是无法掩盖的丑陋。他同样唾弃放弃仇恨扮作和善的小丑,谁说仇恨就只能让人痛苦。当他与洛基在山达尔星的废墟之中相拥接吻,鲜血是装点情爱的花朵,爆燃的火焰是庆典的烟火。幸存者即是他们相爱的见证者。


仇恨则是彼此深爱的证明。


指控者向他心中的王许诺了誓死追随,而洛基承诺了他们的命运的永世纠缠。

夺取王位的战争在一天之内便已尘埃落定,远古冬棺与血色的双眸印证着约顿皇族的血脉。不肯交付权利的长老立毙于阶前,Ronan嫌恶地踢开脖颈折断的尸体,向他的王伸出了手,引领他登上王座,手握本应属于他的君权。

异星的斗士与九界中最古老的巨人一脉结为同盟。

现在,是时候让神族为他们的虚伪与贪婪付出早该偿还的代价了。

 

死亡女神的眼中燃起磷火莹绿的光芒,锋利的尖角与手中长剑所求皆为死亡,身前身后被时间遗忘的亡灵自腐朽的身躯中发出嘶哑的嚎叫。Jormungand无声地吐着蛇信,斗大的蛇眼冷漠地旁观一切。

 

“我将引领你们,重新踏上荣耀的征途!”

沉重的脚步声砸下,Hela幼时养育至成年,随她征战九界的巨狼Fenrir踱步而出,借由永恒之火,他从消亡的阴影下脱逃,以獠牙利爪为武器发起对神族的复仇。

 


冥河逆旋,腐臭的暗红色河水涌向来路。


一瞬间,九界各处同时回响起死者不甘的嘶吼与悲鸣,冥河泛滥未能波及上三界,但死灵周身环绕的恶意却已侵占四方。匠人再也酿造不出金黄色晶莹的蜜酒,寒冬夺取了植物的鲜活。鲜花也不再盛发,娇嫩的花蕊早已枯死。新生儿死于腹中,整个世界再无新生命的诞生。不论神族抑或人类,无一幸免。


天狼哈提与斯库尔追上了因寒冷而迟缓的日车月车,一口吞下最后的那点光源。


巨蛇吐出的毒雾将天空灼烧成焦黑一片,繁星失却了日月,曾经闪烁的星辉消失了,或是坠落,或是湮灭于火焰。


大地女神为注定的毁灭而哭泣。河流与海洋是她僵死的血脉,雪色是她苍白的脸颊。林间低沉的风声是她最后能够发出的一声哀叹,不多久,曾经肥沃的农田与繁盛的林地,都化作坚固冷硬的冻土冰原。

 


极光熄灭了。



-TBC-


双十一就送你们这一篇蓝精灵组的糖吧。


评论 ( 12 )
热度 ( 18 )

© 约顿海姆小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