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285个小心心。


沉迷冷cp
吃各种水仙/油炸玫瑰/法扎萨莫/sd/盾冬/叉冬叉

主要产出兰博基尼cp

小甜饼没有标题。

最后一个点梗啦,我写完了!

OOC属于我,故事和爱属于他们。

不要纠结剧情,纠结了也没用。


[Thranduil x Loki]

 

Loki现在无比感谢自己那位兄长,如果不是小时候他天天硬拉着自己,通过各种隐藏的小路暗道溜出宫殿,现在自己应该早就被卫兵逮到了。都是因为那个扯淡的联姻,老头子想都没想就把自己推出去了。开玩笑,怎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嫁给一个从来没见过的男人?

躲过了一波巡逻的卫兵,Loki趁着夜色的掩护终于逃出了宫殿。为了不让母亲担心自己,Loki在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子里,留下了一张字条,但为了不被抓到,Loki也没打算告知母亲自己究竟要去哪里。在心里默默说了声抱歉,Loki从林子里牵出自己早就备好的马匹,骑上马背头也不回地逃离了王城。

 

直到夜色将近,晨曦的光辉一点点地透出地平线,Loki才暂且停下了前行的步伐,随便找了一间看起来还算整洁的旅店住下。一整夜的奔波让Loki十分疲惫,几乎是倒头就睡。直到正午时分才醒过来,或者应该说,是饥饿把他叫醒的。

好心的旅店老板娘又特地给Loki做了些简单的饭菜供他充饥,虽然不比王宫里的饭菜精致,但也还算可口。吃饱喝足之后,Loki留在靠窗的座位上,思考着自己下一步的行动。直到天色逐渐变暗,旅馆中的人也逐渐慢慢增多,不论是暂时驻足的旅人,或是三五聚众谈天说地的住客,还有伴着乐曲晃动起细软腰身的舞女,都让原本宁静的夜晚变得热闹非凡。

和宫廷宴会那种死板的活动完全不同的新奇体验,让Loki也忍不住多喝了几杯甜甜的苹果酒。面上微醺的红晕在昏黄的烛火映照之下,更像是一层薄薄的胭脂。原本聚集在Loki身上的视线,在下一刻又齐齐转向了新来的旅人。一位打扮得像是猎人的青年,一头白金色的长发用发带高高束起成马尾,背上背着箭筒和弓箭。只是无论从装束还是从气质上来看,都不像是一位普通的猎人,倒更像是一位贵族。

Loki也注意到了众人的视线,以及来人被瞩目的一丝窘迫。灌下一口杯中的蜜糖色酒液,Loki冲他招了招手算是暂且让他解脱出来,姑娘们的心情忽然变得沮丧起来,看起来这两位是不打算给别人机会了。

“下次离家出走,你得打扮得像个平民一点。”Loki指了指他袖口上用金线绣成的繁复华丽的花纹,“一眼就能让别人认出来你是什么人。”

面容清秀精致的青年也不气恼,手中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Loki的杯沿,“听起来你很有经验,我猜,你和我也差不多。你可以叫我Lee,你呢?”

“Tom,所以你也是从家里跑出来的了?”为了保险起见,Loki在外面都只用假名来掩盖踪迹。

“算是吧。”

也许是两个人相似的遭遇,或者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两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周遭的喧闹和嘈杂都无关紧要,只有吟游诗人弹奏的乐曲回荡在彼此的心底。不知不觉的,两个人都有些醉了,甜甜的果酒后劲却十分足,袭来的眩晕感让Loki有些招架不住,整个人摇摇晃晃地撑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为了不让他摔倒在楼梯上,Lee及时地架住了对方,两个人跌跌撞撞地总算是安全地回到了房间里。

醉酒的Loki反倒格外活跃,倒不如说,有些亢奋。Lee不得不把他按在床上才能让他稍微安分一些,醉意让少年干净利落的声线染上了些撒娇似的意味,嘴里念叨着些听不懂的胡话。去倒杯水的功夫,他就又要下床去找酒喝,弄得Lee只好守在床边时刻盯着Loki。

不知道闹了多久,外面的灯火基本全都熄灭了,Loki才算安静下来。或许是初次离家的那种不安全感,让他不自觉地想要寻求依靠。即便沉沉睡去,手指也还紧紧抓着Lee的衣摆不肯松手,“真像个小孩子一样。”鬼使神差般的,Lee在确定对方睡着以后,低下头去亲了亲那双淡粉色的唇瓣。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床边度过了并不安稳的一夜。

 

宿醉的后果就是脑袋涨涨得发疼,Loki整个人瘫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Lee的精神也不太好,独自一个人吃完早餐,不免还是有些担心,用几个钱币向老板换来了一杯蜂蜜水。坐在床边,看着他灌下那杯蜂蜜水,苍白的脸上稍微缓解了一些之后,Lee试探性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既然两个人都是离家出走,倒不如一起结伴,还能互相照顾一下。

“那你有没有什么去处,总住在旅店里也不是办法。”Loki觉得,一个连自己身份都不怎么会掩盖的贵族少爷,自己总归也不会吃亏。

“我有一个朋友,应该可以去他那里暂住一段时间。”事到如今,或许Elrond能帮上自己,Lee,或者说Thranduil,其实也是临时起意才离家出走,幸好随身携带的财物还足够他支撑一段时间。

“希望你的朋友能靠得住。”Loki对此不置可否,但自己现在也无处可去,不如试一试。两个人打定主意,按照Thranduil的指引朝着林谷进发。

 

然而这一切真是该死的好极了,那位Thranduil口中的友人,倒是很热情地接待了两人。然而到了夜半,大队的人马就包围了宅邸。Elrond满脸的歉意,“抱歉,Thranduil,陛下下了命令,我不得不通知他们带你回去。而且,只要你配合,我相信陛下不会为难你的朋友的。”显而易见,如果自己不肯配合,那么Tom就会有危险。

“给我一点时间告别,我跟你们回去。”Thranduil背过身去面对着同样惊愕的Loki,悄悄地褪下了右手手指上,早逝的母亲留给他的戒指交到了Loki手里。与火焰相比丝毫不逊的双眸注视着黑发的少年,“我会想办法去找你的,等我。”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Loki却还是答应了他,“我等你。”目送Thranduil远去,Loki贴身藏好那枚戒指,也不打算再继续躲藏。没走出多远,就被四处搜寻的卫兵抓了个正着。一场并不成功的出逃就此结束,Loki被严密地看管起来,不允许随意外出直到婚礼结束。或许到了邻国,自己会有逃走的机会。Loki摸着那枚被自己用链子穿起来挂在胸口的戒指,或许是我先找到你也说不定。

 

到了Mirkwood,Loki就借口身体不适把自己关在卧房里,他不想去出席那场在自己看来可笑至极的婚礼。听侍从说,王子殿下也不肯配合举行仪式,不过说到底那也只不过是个形势。联姻的目的达到了,其他都无关紧要。

Thranduil回到王宫之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该如何应付邻国的那位王子,只是听说他好像也不想联姻,这倒是让Thranduil松了口气,既然两个人的想法是一致的,沟通起来应该不会太困难。只不过……对方一直躲着不肯见面,Thranduil对此也是非常无可奈何,在自家王宫里,他还要翻墙爬窗户才能进到隔壁的卧房。

不出意外地,刚落地闪着寒光的匕首就架在了他脖子上,“……Lee?”借着窗外的月光,Loki瞥见了闯入者袖口上那熟悉的花纹。Thranduil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Tom为什么会在王宫。

“你骗我?”

“你也没说实话。”Thranduil按住Loki快要捅过来的匕首,把人摁在自己怀里,“早知道是你,我也用不着逃婚了。”

“如果不是你那个靠不住的朋友,我也不会被抓到。”看着Loki收起那把匕首,Thranduil才算松了口气,至少性命暂时安全了。

“这也不能怪他。不过至少现在,我找到了你,我的挚爱。”Thranduil解开那条链子,取下带着爱人体温的戒指,单膝下跪,说着交付一生的诺言与承诺。俗套的举动在此时此刻却只剩下了深情款款,他们不再是被命运捆绑的囚徒,只是一对沉浸于爱情之中的恋人。

持续了整整三天的婚礼庆典过后,两位主角却早已不见了踪影。林间的小道上,共乘一骑的Thranduil和Loki,带着从新婚贺礼中挑选出的值钱的财物,又一次成功地逃出了王宫,全然不顾两位气急败坏的老国王。

 

Loki:就算我喜欢他,但老头子你也别想我会乖乖的听话。

Thranduil:我听你的,正好度蜜月。



-End-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约顿海姆小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